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人与雀  

2014-09-10 00:28:17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谷穗灌浆的时侯了,得到老爷子的指令,回家看谷子。

[原创]人与雀 - 古川 - .

 老爷子九十岁了,依然身体硬朗,精神矍铄,每天劳动在农田里。家里农田极少,种的庄稼自然不多。秋季除了零零星星的一点玉米外,就是那片谷子了。

谷子地原有一亩左右,因为天气干旱,下的种子,只出了四分之一,最多也就是三分地。种好了,能收一百斤谷子,也就是七十斤左右的小米。每当谷穗发黄的时候,谷子地就成了麻雀的天下,于是,人雀大战就不可避免了。为了保住收成,兄长从深圳赶回来看谷子。兄长走了,九旬翁又顶了上去。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,老爷子手里拿着看戏时用的拍手,正在地里摇得哗啦啦作响。看到我回来,老爷子说,快拿着,我看不见小虫儿,你用这吓吓它。小虫儿是我们家乡人对麻雀的俗称。老爷子是看不见小虫儿,因为老爷子的一只眼睛白内障,做手术的时候失败了,那只眼睛近乎失明要用一只眼来对付那飞动的小精灵,是有点儿费劲,这也真难为了九旬老翁。

我家的谷子地依山而就,四周绿树环抱,鸟飞凤舞,蝉鸣蛐唱,俨然一片鸟类的天堂。谷子绿油油的,谷穗已经变成浅浅的黄色,挥发出淡淡的清香。
[原创]人与雀 - 古川 - .
 我和老爷子说话的时候,麻雀很给面子,呆在树上静静聆听我们的谈话。老爷子刚离开,麻雀就开始进攻了。只见东边杨树上地飞起一群雀儿,足有五六十只,就像一片乌云,雷鸣电闪似的飘落在谷子地的东头。刚刚垂下高昂的头,正在孕穗籽的谷子,哪经得起这个阵势,立刻就被他们踩得东歪西倒,微发黄的谷粒,连同更多的谷粒谷糠,纷纷扬扬洒落一地。我连忙晃动手中的拍手器,让震得山响的哗哗声去惊动这些曾经的四害。谁知这些小东西,似乎司空见惯了这种伴随着音乐而诞生的声音,对此毫不搭理,依然我行我素地争抢着美食。我急忙起身向他们走去,等到剩下两三米的距离,他们才的一声飞起来,又高高地落在杨树上。嘿,这小东西,还是怕人嘛。还没等看清这些小东西的落处,就听西边又传来了麻雀唧唧喳喳的吵闹,回头一看,西头的谷穗上,又密密麻麻的落来一群麻雀。原来当我全力对付东边麻雀的时候,西边的麻雀便悄悄地落了下来。我又急忙晃动手中的工具,哗啦啦地响着向们跑去。也是同样,一直到跟前,这些麻雀才飞去,高高的落在西边的桐树上。这些鬼东西一个也不远去,只是高高在上的晃动着小脑袋,眼睛滴溜溜的瞅着下面的人,似乎是示威,又像是在与人较劲儿。在它们的眼里,这座山是它们的山,这片林是它们的林,这块地里的谷子就是它们的粮食。东边的麻雀又叫了起来,我扭头望去,只见东边的麻雀重又落回原地,肆无忌惮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。我又急忙晃动手中的工具,向东边跑去,直到把它们又赶走。就这样,成群的麻雀东边西边落,你欢它叫要吃饱。我是一个人东边颠西边跑,拍手工具疯狂不到中午便跑的腿酸脚沉,手里的拍手器也被我得只剩下一个手抦,这时的我真有点损兵折戟的感觉。

哥哥临走前告诉我,麻雀是早八点钟上班,中午也要休息,下午三四点钟再上班。所以中午我也不急,吃罢午饭,还美美地睡上一觉。醒来到地里一看,坏了,谷子地里雀飞鸟落唧唧喳喳好一个热闹,麻雀们正在谷子地里过年呢。

没了手里的工具,我的战术也不得不改变。山区的地里,有的是小石头硬土块儿,我把它们作为现成的武器。不过撵麻雀用石块儿还真有点投鼠忌器,我总不能因为撵麻雀把谷穗都砸掉吧?所以石块儿也只能投向地边空处。尽管如此,我的腿还是省了一点劲儿麻雀听到石块儿落地的声音,就吓得争相飞去了。老爷子到地里来检查的时候,看到我用石块儿撵麻雀,便捡了一堆堆的石块儿,堆在地里不同的地方,以便使用。石块儿投掷的距离是有限的,我不得不跑得离麻雀近点儿,才能把石块儿丢出去。渐渐的,这一特点被发现了。当树上的麻雀滴溜溜的小眼晴看到有机可乘的时候,就有那么一两只麻雀,的一声落入谷子地,如果感到没有什么危险,叽叽喳喳几声叫,树上成群的麻雀一下全落了下来。这时候,我才真正理解什么叫麻雀战,那就是利用们灵活机动的优势,让它的对手疲于奔命。

这一招不好使,我只好另辟蹊径寻找解决的方法。不久,我准备了一个弹弓,清晨早早出发。当麻雀六点左右扑向谷子地的时候,我已经在那里恭候多时了。麻雀有一个特点,降落之前先在树上观察一会儿。这时候向树上发上几个弹丸儿,弹弓击发时的砰砰声,弹丸儿飞行时的呼啸声,击中树叶时的哗哗声,击树干树枝时的啪啪声,对雀儿来说已经足够震撼了。也正是在这时,麻雀一轰而散的样子马上就会让人联想到,什么才叫作鸟兽散。如此几次,麻雀感觉到在这里没有什么希望,只好到别处觅食了这时的谷子地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麻雀不来,反而让人觉得有些寂寞。闲暇之余,我在田间地头听起了音乐,偶尔还可以小练几套太板拳。麻雀远远飞来,看到这里有人铲腿挥臂的,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,在树上静静地欣赏一会儿,就默默地飞走了看起来这太极的威力,不仅可以健体,还可以驱鸟护粮呢。

谷子的头垂得更低,谷穗越发的黄,离收割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树青青,草碧碧,远处近处,不时地传来鸟语蝉鸣声。野鸡,喜鹊,山雀,杜鹃,斑鸠,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鸟,在树上林里田间地头飞来飞去,把秀美的山村妆点成了一副会动会响的画。

你大概不会看到我,也不会看到麻雀,因为我与麻雀都已经融汇在这有声有色的动画之中。

[原创]人与雀 - 古川 - .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8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