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军绿一叶  

2007-05-16 18:50:09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八一”建军节就要到了。从不同军种、不同驻地复员转业到地方工作的人们,聚集到一块,总忘不了谈论各自那段珍贵的军旅经历。那情景,就像最要好的朋友在回忆共同渡过的美好时光,那神情,就像一个孩子在品味绝佳的口香糖。

我的军旅生涯是从1974年冬开始的。那时,我作为一个山村青年,最大的心愿,就是穿上令人羡慕的绿军装。前一年应征,我体检合格,但没走成,一问才知道,一个村两个名额,我列第三位,那当然没戏。这年,尽管村里对应征青年的排名顺序仍然保密很严,我还是打听到,村里两个名额,自己的排名还是第三。怎么办?父亲是个老实巴脚的农民,一点儿忙都帮不上,要当兵,只有靠自己。这时的我不顾自己还有些稚嫩的脸皮,找支书,找主任,找接兵干部。最后,一片诚心可鉴,我如愿以偿地被额外录取。手捧崭新的军装,真是又惊又喜,近20岁的我,当着亲戚朋友的面,竟自痛哭失声!

经过三天的徒步行军,我们来到豫西的一个山冈。这里是部队驻地么?在满是鹅卵石的半山坡上,刚刚建起的几排红瓦房,在新近平整的沙土面操场的衬托下,显得格外醒目。朔风吹过,几行新栽的泡桐树,和着房后几株仅剩光溜溜枝丫的老柿树的清脆乐声,频频向我们这些新兵招手致意。老战士排成两列,用喧天的锣鼓声和口号声,欢迎新来的战友。

到了!这就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地方:荒凉中沸腾着热情,平凡中孕育着希望。我们欢呼,我们跳跃,在无限的憧憬中,我们度过了军营中的第一天。

希望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,对缩小差距的追求,使生活更加充满了意义。初到军营,感到军营生活并非想像中那么美好。从第二天开始,我们的麻烦就来了:起床,纽扣穿帮,鞋子穿错;出操,叮叮当当,东西乱掉;叠被,“馒头不像馒头,包子不像包子”(老兵语)。洗脸时,转来转去,感到无法下手。原来,水管全部被冻住,一滴水也流不出来。看到老兵砸开露天水池的冰层取水,我们这些新兵才极不情愿地用剌骨的池水胡乱漱下口、擦把脸。最可气又可笑的,在该换洗衣服的时候,一个新兵怎么也不肯换洗,以致身上长了虱子,不得已,便砸开冰凌,边洗边哭:“在家都是妈妈姐姐给洗衣服,这以后可咋办呢?”除此之外,生活上还有许多不适应的地方。譬如吃饭,在家一天三顿面食,这里却是一天两顿由大米小米合做的二米饭,一顿面食。南方人吃不惯小米白面,北方人吃不惯二米饭,炊事班也没少做难。偶而做一次面条,你看那个抢劲吧,挤都挤不到跟前,一不小心,崭新的军装甚至军帽,都成了面条的乐园,告到连长那里,连长还评你没理。

对于我来说,生活上的不习惯倒也没什么。在家姊妹们多,主食多是“流食”,在部队,能吃上干饭馒头,已经很不错了。要命的是身体弱,体力跟不上,军事训练总是落在后头:单杠,可以拉三个,刚刚及格;木马,看上去发怵,总不敢跳;投弹,二十多米,从没及格过。就这体能,一副“三等残废”的样子,部队领导还认为我的身体不错,将我分到步兵连的机枪班,扛上了轻机枪。这下够惨,第一次小拉练,连人带枪,几乎滚落在百米深的山崖下。这样一来,老班长可上心了,起床前,晚饭后,便带着我练这练那。部队流行一句话,“不怕调皮捣蛋,就怕单兵教练”。老班长可不是那种治人的人,他像老大哥一样耐心指导,让我学技巧,练胆识,强体能,并一再告诫我不要拖了班上的后腿。那一年新兵下连队比较特殊,新老兵在连队见面并相处月余。不久,老班长退伍了,今天,粗心的我连他的名字也没记住,但他对我的影响却是永生的,因为他让我懂得了努力,懂得了上进,从此,我在多方面开始有了起色,不再更不甘心落在大家的后面。

四个月后,我的军旅生涯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。一天,连长通知我三日内到军务处报到。连里送别的时候,连长问我在军部是否有人?我感到莫名其妙。到团部办手续,军务参谋问我有什么亲戚在军部?更是问得我一头雾水。带着这个谜,我走下刚刚熟悉的山冈,来到听起来亲切但从未见过的九朝古都--洛阳。

报到后,我被分配到军部招待所。在这里,尽管我工作十分努力,但从小山沟来到大城市,说话办事一下子很难适应工作环境的需要,于是我经历了一个频繁调动的过程:招待所服务员、炊事员、饲养员,服务社售货员,仓库保管员等等,期间还被借调几次。有时我真的对自己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了,但入伍前自己的决心,入伍后老班长的关怀,调动时战友们对我的期望,使我咬咬牙再咬咬牙,坚决地挺下去。两年过去了,战友们入党的入党,提干的提干,而我还在自己也闹不清的岗位上转圈。即将退伍的老兵关切地说:“别来回调了,赶快回来,要不,到你退伍时入党问题也解决不了。”这话倒不是恶意,可这工作的事,是我说了算吗?没办法,只有在工作中加倍努力。就这样,在不同的岗位上,在不同的基层党组织的关怀下,我努力地做好自己的每一件事。终于,我的工作得到了同志们的认可,我工作过的单位的党组织,给出的组织鉴定都对我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。第三年夏,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第四年,又荣幸地提了干,从此,在部队一干就是十二年。

在部队工作和生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,但部队这段经历却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,成为我的一次骄傲,我的一个港湾,我的一种力量,我的一池清泉。正是这样一段珍贵的经历,提高了我对人生的认识,明确了我奋斗的目标,磨练了我刚强的意志,造就了我坚韧的性格,鼓舞着我干好每一项工作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4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